合上眼 心放開:與視障人士的瑜伽之約

事緣之前跟一位朋友提及過:自己有興趣義教,特別是視障人士。有感他們四肢健全,只是視力有障礙。理應可以和其家人一樣享受瑜伽的益處。其次,教導視障人士對我來說實在是一大挑戰。因為我不能靠示範,而需要全程準確的「聲音導航」去引導他們做各種動作。那位朋友很有心,事隔一段日子,得知有相關機構需要一位瑜伽老師帶領是次活動,也就把我介紹給他們了。

blind yoga-2

事前準備 : 發揮想像力

不要以為「視障」就是「咩都睇唔到」。視障的程度其實可以分好多種:全盲、模糊、視線局限等。而且我在想,他們當中應該有的是一出生便患有視障、有的可能長大後視力才出現問題。因此,他們每個人對世界及週維環境的概念都不一樣。在引導他們時,我認為要加倍注意怎樣形容事物。例如你想要他們放鬆,避免說:「想像自己是一片雲」。因為他們有的可能從不曾看見過天空和浮雲。我會選擇說:「感覺自己身體很輕很輕,要想浮起來」。另外,以身體為主的導航方法:好像「時鐘方向」或以身體不同部位作「marking」等,就發揮很大作用。以上都是部份重點。要是你細心想像,就會發現更多需要留神的地方。雖然我沒有請來「白老鼠」給我練習,也從沒有教導視障人士的經驗。但我會嘗試想像、又會合上眼試做某些動作,親身感受一下。

blind yoga_5.JPG

他們的「限制」是打開更多可能的基礎

上星期天,一大清早7:30便到達上水火車站。沿途看到香港郊區的朝霧境致,另有一番風味。整個早上下著毛毛雨,後來愈下愈大。原定的 Outdoor Yoga,最後變成 Shelter Yoga。雖然空間縮小了,卻不減大家的興致。生活就是這樣,你無法要它按你所謂的「計劃」去進行。有限的空間,擁滿了由老遠乘旅遊巴而來的40多名視障人士、他們的「領航」義工或親屬,及在場其他崗位的義工朋友,一共過百人。我負責「聲音導航」,在場另外兩位相熟的瑜伽導師則負責近距離協助練習人士。

blind yoga_1JPG.JPG

由於觀察到視障人士年齡及身體狀態的差別較大,我決定把原本的動作流程稍作修改。課堂大約一小時。開始前,我請他們用自己的方法感受一下瑜伽墊的大小和形狀。接著是呼吸練習,然後是一些以重覆伸展為主的坐地及直立式子。平衡式子相信是視障人士的難題之一。因為視覺是平衡的重要感觀。然後我沒有選擇逃避它。練習平衡式子實在是樂趣滿滿的。我設計了「領航」義工或親屬跟視障人士一同完成的簡易雙人平衡動作。這對建立信心、信任和感受身體都很有幫助。當然,途中偶有出現「導航」失敗:我的指引不能讓他們進行某些特定movement的場面。幸好有另外兩位瑜伽導師及義工幫助指導。這對我來說,是很好的一課。

blind yoga_9

blind yoga _3

我的總結是,視障人士的身體狀態其實比想像中好。他們感知世界、接觸身邊人和事的「工具」不是視覺,而是整個身體的所有其他感官。我可以說他們對聲音的辨別能力十分驚人。其中一位瑜伽導師開場時向大家介紹過自己。事後他很驚喜地告訴我,練習時有位視障人士一聽就把他認出來!另外,他們對方向,特別是左右,比我們很多人都要好,反應都要快。最後,由於沒有視覺的影響和誘惑,我感到他們比其他人都專注,更多專意力往內在、往身體上投放去。這是我們應該向他們學習的地方。而瑜伽作為一種內觀,同時改善身體機能的練習,對視障人士來說亦有莫大益處。

writer_Christine Sit

 

 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